您现在的位置: 景观国际网 >> 行业资讯 >> 业界评论 >> 正文

李建伟:风景园林需政策支持 应注重国家景观

作者: tomgbh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4/13     Translate

 图为东方园林景观设计集团首席设计师李建伟在第四届艾景奖国际大会演讲

    当蓝天成为奢侈品,中国人不得不开始思考未来要如何生存,当人类在利用先进技术对大自然进行破坏的时候,付出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而对于城市规划行业,变革更是无从回避,越来越多行业内的人在思考,如何尽快找到大自然与社会发展的有机结合,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在高速发展时期,结合未来中国政府发展方针切合实际的给出新型城镇化以及“一带一路”发展进程中城市规划方面的解决方案。来自城市规划最前沿的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景观设计集团首席设计师、EDSA-东方总裁兼首席设计师李建伟先生接受搜狐财经的专访,带您走进城市规划那文明与自然之美的结合,看进击的巨人如何破局与突围。

“中国城市发展畸形必须要立法才可治理”,“风景园林要融入到城市规划里面而不只是打补丁”,“中国的农业和工业和城市,应该统筹来分配”本应是在城市发展方面起主导作用的城市规划建设,其过去的发展也如同遭遇了狙击战,一方面是环境污染忧国忧民,一方面是风景园林,被低估,被冷漠的态度。如何激发产业活力,如何集聚产业力量,拒做困兽、游勇,冲出囹圄、大展拳脚,一身学者气质,儒雅的李建伟先生给出了很好的诠释。

  作为当局者的他毫不掩饰对风景园林产业规划的信心。在他看来,风景园林这个行业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国家,过去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这一点,一带一路就是我们要服务的时候了。比如说丝绸之路,那个纽带实际上穿越了黄河,穿越了内蒙草原,穿越了西部的沙漠,然后进入到中东。这样一条很长的经济带里面有这么多的景观资源,这里面丝绸之路景观带边上有很大量的建设伴随着这个事情能够建立起来。比如说从甘肃新疆,都在大力谈怎么样在它的经济带边上能够有一些配套的产业,在这个时候如果说风景园林不早一点进去,那个经济带肯定会搞乱的。很多地方搞乱了原因就是什么呢?就是因为风景园林规划总是滞后,总是在后面跟着别人去打个补丁,去修复,而没有在之前就一起来共同规划,把风景园林融入到城市规划,道路建设,产业配套里面去,同时也没有发挥风景园林产业本身的功能,就是我们能带来的景观资源的旅游、休闲、娱乐、渡假,要想想拉斯维加斯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想想迪拜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就是因为他们认清楚了那个地方的风景资源,认清楚了那个地方的生态条件,然后再来搞建设的。

  他连用了几个“总是”,甚至有点激动地用了“早一点”,并举例拉斯维加斯,迪拜这些著名的城市,在他的宏伟蓝图下,未来的“一带一路”规划中肯定也会产生更多美丽而著名的城市。

  在他的规划蓝图里,“有阳光就有绿色,有阳光就能做风景园林产业规划”。采访过程中不止一次表示对沙漠资源的规划思路,李建伟表示,政府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来研究沙漠的资源如何利用,把这个丝绸之路真正建成一个生态宜居,有产业能力,能够为旅游,为休闲娱乐带来真正价值的一条丝绸之路,而不是只是在里面建工厂,搞商业。如果不好好跟沙漠本身自然景观相结合,肯定做不好。很多城市,特别是资源型城市,存在着一旦资源枯竭,或者是资源在市场上不受待见,经济就会下行。典型的就是作为资源型城市的鄂尔多斯,沙漠草原型城市的典型代表,主要以煤炭为主,但是市场上煤炭价格下降,或者煤炭资源利用一空,高速发展下的城市病暴露,变成空城。所以它的资源的利用没有考虑综合发展。其实鄂尔多斯应该发展旅游业,把休闲娱乐做起来,如果这些方面做起来,不单是有煤炭,它的发展肯定比现在健康的多。

  他向搜狐财经描绘了对风景园林产业规划的蓬勃前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既乐观却又愁容满面”。这种底气的缺失源于政策上的滞后,或者有名无实。风景园林行业必须发生大的转型,因为以前是从做庭院,做小公园,街头绿地,风景园林行业里头很多还只是在关注这些小的项目,小的项目虽然说挺有意思,做得很艺术,做得很漂亮,也很有成就感,但是它不能在大的面上解决我们的生态问题,一旦遇到大的生态问题的时候,这些小项目就无能为力了。所以说风景园林行业为什么发生大的转型呢?我给你说一个理由。就是在美国50、60年代有一个风潮,那个时代在美国做过国家公园的设计,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家建了很多的生态廊道,建了很多的国家公园,然后所有的风景园林行业的人都在为国家能源局服务。那个系统建立起来以后,现在在美国就看到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而中国一直就没有这个系统。没有这个系统就导致了什么呢?在生态的大的事情上面,风景园林行业没有作为,所以说风景园林行业现在应该关注的是大系统--国家层面的景观。为什么提国家景观这几个字,实际上是为了让大家明白这一点,风景园林的主业是国家景观,大尺度的生态景观,让整个社会的生态文明得到受益,让风景园林行业去关注真正的生态问题。

  “风景园林产业将成为未来二三十年最大的新兴产业,但是目前风景园林产业技术能力仅仅是未来应用零头的零头,只有未来市场的1%-4%”,无疑,李建伟和他的宏伟蓝图以及背后的整个产业需要更多的扶持,而目前他有的,可能仅仅是一个梦想、一腔热血和一份期望。

以下是采访实录:

  搜狐财经:“一带一路”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由国家确定的未来发展大战略,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是战略重点,那么“一带一路”在城市规划以及发展上会有怎样的影响?

  李建伟:不管是“新型城镇化”还是搞“一带一路”,这都是国家战略。现在国家又提出来一个“绿色化”,这方面的关注非常集中,就是怎么样让我们建设更加生态、社会更加和谐、更经济合理,是一个过去想得很少,现在开始大家都在谈这个事情了。

  但是怎么把这个事情做好还真不那么简单,我一直在想很多时候我们谈什么事情,就是在做的过程中间往往考虑是不那么清楚了。比如说海滨城市我们谈的也很多,但是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大家还是按照老一套来做,根本没办法实现海滨城市。比如说我们最近在做的一个项目天堂河,现在又是按照老一套在做水利,先挖河,然后解决了水利问题,然后再来讲规划,再来讲生态,这种是不好的。

  这个在经济方面肯定是大家考虑的比较多的,怎么样发展经济,能够跟欧洲、跟全世界其他地方能够互通往来,增进出口。但是你看看我们景观方面,生态方面基本上没人提,所以这使我想起来一个什么事情,就是我们本身风景园林这个行业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国家,过去我们根本没有想过这一点,“一带一路”就是我们要服务的时候了。比如说丝绸之路,那个纽带实际上穿越了黄河,穿越了内蒙草原,穿越了西部的沙漠,然后进入到中东。

    这样一条很长的经济带里面有这么多的景观资源,这里面丝绸之路景观带边上有很大量的建设伴随着这个事情能够建立起来。比如说从甘肃、新疆,都在大力谈怎么样在它的经济带边上能够有一些配套的产业,在这个时候我们如果说风景园林不早一点进去,那个经济带肯定会搞乱的。我们的城市搞乱了,很多地方搞乱了原因就是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景观的人总是滞后,总是在后面跟着别人,已经做完了以后,我们去打个补丁,去给做修复,而没有在也个之前就一起来共同规划,共同把风景园林融入到城市规划里面去,融入到道路建设里面去,融入到产业配套里面去,同时也没有发挥风景园林产业本身的功能,就是我们能带来的景观资源的旅游、休闲、娱乐、渡假,我们要想想拉斯维加斯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我们想想迪拜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就是因为他们认清楚了那个地方的风景资源,认清楚了那个地方的生态条件,然后再来搞建设的。

  搜狐财经:细分的问一下,能不能拿某个城市举例,比如说乌鲁木齐也好,兰州也好,包括在沿海的广西桂林这些城市,咱们分别拿北方的城市跟南方的城市举例,怎么结合国外的威尼斯也好,刚才您提到的拉斯维加斯也好,怎么配合一带一路做好城市规划。

  李建伟:比如说兰州,我们在里面做的项目比较多,西安我们做的项目也比较多。西安的自然条件和兰州是有些不同的,西安实际上有很大很大的山体资源,整个西安的南面是一片秦岭,非常非常漂亮,水资源也丰富,山体资源、景观资源也丰富,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考虑怎么利用好它,怎么发挥资源本身对城市规划的影响。比如说山上下来的那几条水流都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到峰西和峰东,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就发现,那几条水流是非常有意思的自然资源,但是都把它做成水渠排水。城市跟这些河流的关系,跟这些实际关系没有利用好。

    然后它本身可以带来很多休闲和旅游的功能,没有利用进去,然后就只顾发展我们的工业。光是发展工业的话就把这个资源破坏了,本身这些资源是有价值的。在这方面,我觉得在峰西新城规划的过程中就犯了大错误。一个是秦岭,我觉得是要好好利用的,要利用起来,同时几条河流的冰水资源要好好利用起来。所以说峰西、峰东那个规划,我们也在跟他们做一些咨询工作,希望他们能够做一些调整,在发展工业的同时,要发展旅游,要发展休闲,要发展渡假,要发展娱乐。

  搜狐财经:好像西安大部分旅游消费者都是去看秦皇陵,看这些人文的古代的有历史感的东西,自然景观好像少一点,大家一般倾向于去南方看自然景观的东西,去北方就是看有历史沉淀的东西。

  李建伟:因为西安本身历史的资源非常丰富,大家一去西安就想到文物古迹,但实际上西安那个地方可以说是北方最漂亮的自然风景,它那个秦岭是非常雄性的山体,特别的有感染力,去的时候你就知道,到秦岭那边走一走,那里面非常丰富,那太漂亮了。

  兰州也是一样,兰州是一条黄河从城市里面穿过去,黄河被压缩到最低的限度。就是这种城市,我可以理解城市用地非常紧张,但是你要把黄河压缩成一条排水渠,一个是给城市的安全带来了压力,因为黄河是一个流动的,雨季跟非雨季的涨落非常大,对于这个城市来说很危险的,要是靠两条防洪堤给它夹住,变成一条防洪区,首先自然资源被破坏了,一条那么漂亮的河在城市里面穿过去,没有好好被利用,变成一条排水渠,同时周边有很多的实地全都被破坏了。所以说城市变成了一个很缺水的城市。

  搜狐财经:兰州污染比较严重,因为它地形所限制的,也是中国这么多年经济发展所导致的。像南方乌镇之类的打造出来的商业这种自然环境的旅游区,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让它感觉更生态,更智慧,更富有自然景观的一些美。

  李建伟:南方的情况跟北方实际上差别是很大的,很多情况下正好是相反的,南方的水太多。比如说我生的那个地方,以前每年都要被淹一次,水太了。它的排水跟北方的排水完全不一样的。南方的情况说句实在话现在做得也非常不好,虽然说一个城市有很丰富的水资源,但是水如果说不能成为一个生产力,不能带动经济的发展,不能使城市变很漂亮,你的水就没有好好利用。比如说现在的湘江两边全是防洪堤,也是一样,而且防洪堤很高。南方完全是可以做得到分流的,让河水能够漫涉到城市里面去,形成多个泄洪的通道,形成多个蓄洪的场地。

    我们做城市生态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洪水留住,洪水如果留不住,这个城市就会缺水。所以南方很多城市就没有想到怎么样在城市里面也好,城市周边也好,形成很多的次洪区,形成很多的分洪区,才能把这个水留在城市里面,能够变成所谓的海滨城市,能够保住地下水。我们正在做的阜阳也是同样的情况,我们阜阳的项目可能稍微有点熟悉,就是一个城市中一条引河从中间穿过去。现在也是城市的发展,用地挤的越来越窄,越来越窄,把河流变成很高的堤,也是一样。我们现在把它从边上两地分流,洪水来了以后不从中间走了,主要从边上走。从边上走有什么好处呢?第一个形成多个行洪的通道,使行洪的压力降低。压力降低,压力降低以后我这边就不要修,这边生态进行恢复。然后这两边有了水以后,这里面形成很多次洪区,形成很多湿地,这个城市就有海滨城市的效益了,同时这两边有开发建设的用地,开发建设用地搞绿化以后,边上产业也起来了,所以一举多得,这种情况就是留住洪水,这一句话非常简单,但是确实就是关键,城市生态的关键现在基本上就是留住洪水,做海滨城市的关键也在于留住洪水。能够把这个水留在城市,不是很快的流走,这是最大的资源。

  搜狐财经:再回到一带一路,就是东方园林也服务很多国外的项目,您能不能结合一下国外的项目,有没有咱们内陆城市也好,沿海城市也好所借鉴的东西。

  李建伟:我在美国生活了15年,密西西比河是美国一条最大的河,就像我们黄河长江一样的。密西西比河周边有很多的城市,但是为什么美国没有大量的防洪堤,有的城市附近有那么一点点,不多。但是基本上是自然的河流,不管你是洪峰也好,什么也好,它自然的解决了,就是什么?它让河流边上的湿地全都保留下来了。它有一条法律,所有的湿地河流,你必须向它外退100英尺,你是不能靠近它的。这样的话这个法律导致了所有这些河流有自然系统的能力,而我们的能力都被压缩了都是把这个河流给占用了。这种案例在美国每个地方都可以看得到。

  搜狐财经:他们有自己的法律来规范人类对它的破坏也好,改造也好,这是大自然所赋予他们的权利。

  李建伟:所以说这个河流本身需要有它自己的空间,不能说人为的把这个空间压缩的太低,没办法生活了,或者就死了,问题在这里。

  搜狐财经:毕竟中国的人口比美国要多好几倍。

  李建伟:也是有实际问题,我们的城市压力也很大,用地也很紧张,耕地也要保护,但是实际上你看一下那个地图就知道,人口门部,实际上我们比日本密度要小,我们比欧洲密度要小。

  搜狐财经:日本好像在水的利用上比咱们好的多。

  李建伟:你去日本看看,欧洲看看,他们的河流都是清的,他们的两边都是有湿地的,有的地方也有防洪堤,但是防洪堤不是主要的,通过了很多其他的措施。

  搜狐财经:包括东京,如果说与北京相比的话,咱们可以联想到“721”那天特大暴雨。就是说中国太多的城市只注重皮肤这件事,对骨骼,对整个血肉,它是忽略的,而导致了这些问题。

  李建伟:看不见的东西都被忽略了,你说的很对。

  搜狐财经:导致了中国整个城市发展的畸形,您有没有好的规范和建议,来跟网友以及监管层表达以下?

  李建伟:第一个建议我一直在强调的是立法,就是不管你是政府的项目还是开发商的项目,只要立法告诉这些开发商,告诉政府部门,这个项目你做了很多建设,做了很多道路,做很多铺砖广场,你要保证雨水平衡,做到这一点就解决了所有的城市雨洪的问题,就能够实现海滨城市。这一条法律非常厉害,不管你是大项目还是很小的项目,只要你建了房子以后,雨水上升的能力减弱了,你就必须在你的场地里面修蓄水池,蓄水池塘就能够让水存在那个地方不下渗,所以说就不存在太多的地表径流,主要的地表径流到达的城市,水的城市,就使我们的海滨城市失去了意义,所以这是我们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些法律还是靠设计师们努力做这种设计,要求开发商去为社会做贡献,能够做这种蓄水设施,或者政府领导,拿一点土地出来做池塘,这种没有效果的。因为没有要求,没有法律规定,人家可以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你就不能保证每一个项目都是这么做的,所以这点立法非常重要。在美国有这条法律,基本上美国每一个城市都有很多蓄水系统,每一个社区都有蓄水系统。那个蓄水系统有时候可能是一年只有几个月里面有水,有时候基本上没有太多水,只有雨洪季节才会蓄水,但是它解决了这里面的雨水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海滨城市不是一个技术问题,技术很简单,就是雨水平衡,老天爷从天上掉下来的水,不会地表径流跑到其他地方去,就这么简单的问题。但是如果靠自律,靠某个人有公益心做这件事情,那是靠不住的,实现不了的。所以说怎么赋予都没用,就是立法,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我想跟你交流一下,就是什么呢?我觉得我们这个风景园林这个行业必须发生大的转型,因为我们以前是从做庭院,做小公园,街头绿地,从这里起来的,很多我们这个行业里头还只是在关注这些小的项目,小的项目虽然说挺有意思,做得很艺术,做得很漂亮,也很有成就感,但是它不能在大的面上解决我们的生态问题,一旦遇到我们大的生态问题的时候,这些小项目简直就是无能为力了。所以说我们的行业为什么发生大的转型呢?我给你说一个理由。就是在美国50、60年代有一个风潮,那个时代基本上我的老师在美国,基本上都做过国家公园的设计,那个时代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家建了很多的生态廊道,建了很多的国家公园,然后所有的这些园林警官的人都在为国家能源局服务。那个系统建立起来以后,现在在美国你就看到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而我们国家一直就没有这个系统。我们没有这个系统就导致了什么呢?在生态的大的事情上面,我们做风景园林没有作为,所以说我们现在应该关注的是大系统,国家层面的景观。为什么提国家景观这几个字,实际上是为了让大家明白这一点,我们风景园林的主业是国家景观,大尺度的生态景观,把这个东西提出来,让整个社会的生态文明得到受益,让我们的行业去关注真正的生态问题。

  搜狐财经:少做一些小而美的,多做一些更真正改变国家生态状态的国家级景观。

  李建伟:花了很多钱去做一个社区,里面还非常不生态,都是假的水,假的山,假的奇奇怪怪这些没用的东西,花了很多钱,而在大的层面上我们没有,这是问题的关键。如果说我们的行业转型,抓住这些大的系统,多为国家层面的这些景观和生态做考虑。比如说丝绸之路,又回到丝绸之路,我们要好好的研究草原是怎么回事,因为丝绸之路上有草原。然后研究我们的大河系统,它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经济效益,带来什么样的产业转型,带来什么样的生态,怎么样去保护挖掘这方面资源的优势,来布局我们的产业,来发展旅游、休闲、渡假、娱乐等等跟生活相关的这些设施,同时研究沙漠。

    沙漠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源,我们现在根本就把沙漠当成一个什么东西,原来是不毛之地,往往没有看成一个财富,其实沙漠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财富。拉斯维加斯的建设,我去过好几次,那个地方有很多跟沙漠相关的旅游设施,跟沙漠相关的娱乐设施,城市的蓄水系统,跟沙漠也都是相关的。你看迪拜,迪拜做了很多跟沙漠相关的旅游,它就是产业,你把这个资源利用好了,同时当然要保护好了,保护和利用都是相辅相成的。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做好了以后,再来谈我们丝绸之路该怎么建设,所以我们的用武之地非常非常大。

  我在跟一些朋友在说这个事情的时候,鼓励他们赶快给政府提个建议,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研究小组,来研究沙漠的资源怎么利用,把这个丝绸之路真正建成一个生态宜居的,有产业能力的,能够为旅游,为休闲娱乐带来真正价值的这样一条丝绸之路,而不是只是在里面建工厂,在里面搞商业。搞那些东西的话你要是不理解,不好好跟沙漠本身自然景观相结合,最终也不会有好结果。很多城市,特别是资源型城市,存在着一旦资源枯竭,一旦资源在市场上不受待见,你经济就下去了,典型的就是鄂尔多斯。它是资源型城市,也是在沙漠地区、草原地区,也是以煤炭为主要的,但是一旦市场上发现了煤炭价格下降,它的经济就不行了,房子卖不出去,变成空城。所以它的资源的利用没有考虑综合发展。其实鄂尔多斯早就应该发展旅游业,早就应该把休闲娱乐做起来,如果这些方面做起来,不单是有煤炭,它的发展肯定比现在健康的多。

  所以说就大的国家景观来谈事情,我们刚刚说的沙漠跟草原,还有长白山的森林。整个大东北的森林资源怎么样挖掘和利用,没有人去做这个工作。整个的海岸线从南到北很长的海岸线,海岸景观的生态是怎么保护的,海岸景观的资源怎么挖掘,没人去做这方面的工作,只是每个城市自己做自己的,然后整个海岸线做的一塌糊涂。

  搜狐财经:缺乏系统性的统筹规划。

  李建伟:对,你看美国的东海岸和西海岸,那个景观到漂亮,他们沿着高速公路的景观,沿着1号公路,沿着东海岸的景观带,就是1号公路,那里面的景观做得非常好。然后沿着西部的101高速公路,也是美国西海岸的很漂亮的景观带,那个景观带的旅游做得非常好。自驾游开车就向原来这几条公路走,66条公路都沿着中间串过去,那都是景观,那都是资源,现在带来很大的旅游效益。别人从全世界各地开车就走66号公路,是吧?所以这是一个让我们有启示的这样一些案例。这些案例告诉我们就是风景一方面是能够保护自然环境,能够改善周边的这些产业,能够为交通,为建筑,为规划,为水利,为市政各方面带来更和谐,更合理的这样一些理念,同时它本身又是一个产业。

    所以从两方面来看风景,已经变成一种国家的最重要的一种资源,跟煤炭,跟石油,跟我们的矿产是一样重要一种资源,是国家资源。这种国家资源是给我们整个的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生活带来效益的东西,所以说现在如果说国家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我想我们这个行业将有非常大的发展。而且非常重要的东西都没有挖掘出来,还有很多没有认真的研究,还在一天到晚做小桥流水。我们所有研究专业毕业出来的学生,一想到我们是做小桥流水的,全做杭州的景观、苏州的景观,复制到全国各地去,这不是傻吗?我们太多大的东西没有抓住,就抓住这些小的。

  搜狐财经:作为记者我到过很多城市,很少有城市能够有自己的特色,真正有特色的城市还是在中国早近代被侵略时候留下的,但是有太多在中国高速发展30年当中被淹没,您认为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中国城市“千城一面”的结果?以及国外先进理念能够对中国城市规划带来的影响?

  李建伟:这个事情确实是一个挺复杂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千城一面,其实不是一方面的原因,很多很多方面的原因导致了千城一面。甚至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我说千城一面是无法避免的,我先说是无法避免的,没人说过这是无法避免的。我说是无法避免的原因是什么呢?在于一个时代它的经济,它的文化,它的审美,它的社会结构、它的政治决定了你只能在这一个范围工作。

    很明显的案例就是欧洲中世纪那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形成了很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文艺复兴以后,从中世纪到文艺复兴,可以说占据了欧洲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很多类型的建筑,比如说哥特式建筑、巴勒克斯建筑,遍布整个欧洲,那是千城一面吗?那就是千城一面。你说美国的发展主要是在一战、二战以后,特别是二战以后发展起来的。它大量大量的建筑和城市,基本上也是按照那个时候所谓的改良的欧式来发展美国的。所以说美国的建筑也好,城市也好,基本上都是按照二战以后的这种思想和格局来发展很多很多的美国城市。所以说千城一面是因为思想的局限性,那个时代本身决定了审美是这样子的,经济条件是这个样子的,材料也是这样子的。所以说有一种不可避免性。但是这些我们虽然说了,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设计师受限制,他不光受制于社会的经济和技术,同时也受制于当时的那种观念。那种观念导致了他认为我们的观众就喜欢这些东西,我们的房地产商为什么一定要设计师必须做这种东西?因为市场是这么回事,那样告诉你英式在这个地方就有很多人来买,你要做个别的式别人不买,所以就导致了所谓的千城一面。

  这些都说了,但是不是说千城一面我们就没有责任了,我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其实作为风景人来说,应该是最有解决的办法了。因为风景是什么?风景是跟地域相关的,不管你做什么样的风景,做什么类型的项目,你在哪一个地方就要服从于哪一个地方的特色,所以说地方特色是风景的一个背景,也就是说你在内蒙草原你就不能做江南的小桥流水,你在新疆空旷的那种大的场景里面,就不可能做长江流域的这些风景。所以说它是受地域限制的,所以说风景应该是能够改变千城一面的最重要的一个行业。

    虽然是我们做的不是太好,还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确实是能够改变千城一面最重要的一个力量。但是一定要坚持以地方风景为背景,在这种条件下面,跟自然环境相关的这样一种景观,才能够成为当地的风景。我们说当地的风景就是符合这个地方的条件和自然特色,第二个,这个地方的民俗和风俗习惯也是不一样的,这也给我们提供了很重要的创作的源泉,也能够根据当地的民俗习惯、生活条件来做这个地方所需要的风景,以便能够达到改变千城一面的能力。

  还有一点现代设计跟过去的传统设计有很大的差别,千城一面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就是因为传统设计导致的,因为传统设计是一个什么样的设计呢?就是以公益,以精致和技术为主要的手段,来创造所谓的建筑也好,景观也好还是产品也好,都是做得更加的合理化、完整审美的模式化。你说传统的东西,不管你是怎么做,做哥特式建筑也好,做巴勒克斯建设也好,还是做中国的传统园林也好,它都有一定的定式。也就是说你画一个人的人像是写实的画法,这就是传统。我们画画以前都是写实,必须要画的像,不管你是精神上的像,还是表面上的像都是像,这是传统。按照这种形式来做,它总是归一的,它的评价标准是固定的,像还是不像,有神还是没神,所以这是传统设计,它给我们主要的遗产就是怎么样跟实际一样,所以说我们过去做园林设计都是跟大自然结合在一起,怎么样像自然,怎么样不违背自然的规律,怎么样能够跟大自然的精神完完全全吻合,这是我们的评价标准,所以导致我们过去做的设计基本上都是自然式。我们那时候还反对所谓的规则,实际上规则也是一种传统,是西方的传统,实际上跟我们老祖宗的传统没太大的区。北京的四合院也好,还是紫禁城也好都是传统,传统就是定格了的,因为这些东西导致我们全是复制。因为你做的东西就是要像,你说像是什么?就是像某一个山,像某一个池塘,所以说一池三山就固化了,所有的这些传统全都固化了,全都模式化了。

    现在的设计完全是抽象的,只有抽象才是有创造性的。就是说现实中没有,我就要做现实中没有的,所谓的跟大自然这个东西,精神上面其实并不背道而驰,但是它是一种新的自然,是人脑子里面想象出来的一种艺术化的自然。它看到一个什么东西,比如说我要设计一个杯子,但是我的想象我不是按照所谓固化的杯子,固有的形态来设计一个杯子,我是用手机的概念来设计这个杯子的时候,我能够突破杯子的形态,来设计出一个新的东西,这就是抽样。所以说现代设计在中国还没有真正的遍地开花,现在设计实际上还跟我们很多的普通设计师距离还很远,我们大多数还是做传统设计,所以这也是导致了千城一面的方面。所以说一定要多研究现代设计,让设计师们能够掌握现代设计的语言,它是用点线面观形设这些东西来创作的。我们学设计的人都学过这些东西,但是实际上在应用的过程中间,往往这些东西就用不上,或者是突破不了。只有说真正理解了现代语言之后,你才不会去复制自然,我们去复制自然总是会模式化,刚才说了这一点。如果说要脱离模式化的话,你必须懂得要怎么样用现代语言创造出新的东西来,那样就不会模式化了,就不会再重复别人做过的东西,所以这一点也是非常关键的。改变千城一面是时代问题,这个时代我们还没到,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了,要整个行业大众都有了现代思想以后,才会都出模式化的这种框框。

  你看很多时候我们也遇到障碍,到外面去做设计,看这个做得不像,不是我想象的,一定要你给我做个牌坊,要给我做个大屋顶,要给我做个翘角的亭子,他脑子里的园林就是那种东西,这个是很难以突破的,这个也需要时间磨合。

  搜狐财经:咱们刚才谈到千城一面的问题,紧接着咱们结合实际聊一聊。2015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推进新型城镇化取得新突破”?站在城市规划的角度上,您认为所谓的“新突破”在生态城市,绿色城市,人文城市方面如果打造?

  李建伟:新型城镇化我也做了很多思考,根据我们国家目前的这种情况,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说,过去的城镇化走得太快,新型城镇化一定不能像过去那种速度。第一,因为很多事情是因为速度造成的困难,速度造成的这些毛病,我们一定要改变工作方式,让我们的速度慢下来,才能够有时间思考,你才能够让这些开发建设的人也好,还是做设计的人也好,有时间去琢磨出一个新的好的东西来,否则我谈不上新。如果还是走老路,跟过去一样的速度的做法,你说怎么新的了?不可能新的了,所以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改变过去规避的一些不对的做法,才能够谈得上新型城镇化。

  第二,新型城镇化一定要关注一个什么东西呢?我们新型城镇化主要的目标是什么,我们要解决一些什么样的问题,现在的主要的问题是,过去我们做的这些开发区城市已经扩大了好几倍,而新做的这些城市基本上都还没有达到一个好城市的标准。然后你现在又要搞新城,越搞越不像,越搞越潦草,这些地方我觉得是新型城镇化一定要规避的。新型城镇化应该是集中来处理我们现有已经建成的,把它优化。在这里面要把它做得更生态,把它做得更适合人的需求,能够让它的产业、商业经济都能够发挥效益,不然的话建城市没有经济效益,活力不够,建城镇化有什么用?鬼城到处都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新型城镇化,应该把现有的城区,包括老城区也好,新城区也好,把现有的好的城市,里面要投入好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所以不要去只看新城,把现有的城区建好,让它能够真正的发挥经济效益,能够有活力,这是新型城镇化最主要的关键。

  说这个关键还不够,我觉得我们的城市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们的城市是服务于城市内部的人口,没有服务于周边的农村,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把农村的资源都收集起来,包括它的数目、人才、经济投入、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把它搜罗起来以后都放到城市里面去了。你看从农村一个很聪明的小孩,考上大学以后就走了,再也不回他自己的家乡。过去包括李鸿章都是在自己家乡有栋老屋,在里面兴办学校,搞各种各样的为当地的村民带来好处的一些东西,有学识的人,有能力的人都服务于城市去了,所以农村就变成掏空了,农村掏空了以后,我们的农业没有支撑以后,你说我们的城市怎么样?所以说城市一定要服务于周边的农村,让城市的这些公共资源,包括学校,医疗,体育,保险各个方面,都应该服务于农村。就是让农村的这些人能够同时发展起来,包括农产品的价格,农产品的价格不能老政府说了算的,你说你把它的价格压低,压得再不能低了,让把挣不到钱赔本生产点粮食,然后再给他一点补贴,这是完完全全剥削了这些农民养育这些城市。城市还有户口,还让农民不能到那去上学,太不应该了。

  从功能上面来说,我觉得我们的城市现在在方向上有问题。如果说一个城市能够带动很大的区域的发展,包括农业的发展,城市才有意义,不能拒绝农民到城市里去上学。以前我的上一辈在农村里面生活,然后他的侄女想到哪上学就到哪上学。现在还拒绝周边的人到你这里上学很不对的,资源应该共享。

    而且农村的经济发展在于城市带动,跟城市如果没有那么多隔阂了,完完全全是一体的,农民就不会感到自卑了。他能够随随便便用城市的这些设施,比如说我就是这个城市的人,我只是住的离城市远一点,我还利用我的土地,比城里上班的人更富有,我有土地,而且我可以利用城市所有的资源,你说他是什么样的心态,完全不一样。

  所以新型城镇化不是说只是建新城的问题,它是一定要解决这些社会问题,解决这些经济问题,能够把整个不同的产业都能够笼到一起,形成这样的新的格局

点击数: 文章录入:tomgbh    责任编辑:tomgbh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回到顶部】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